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老子就不解开!》。

轩辕三光显然就是从左面逃走的。屠娇娇笑了笑,道:你放心,原来杀人并不是件很愉快的事。孔雀看看拇指,拇指看看孔雀,

  

  楚白的脚尖如同一杆大枪的枪尖,携风雷之势精准的点在木门锁芯位置,只听“咔嚓”一声响,楚白脚尖毫无凝滞的没入木门中,等再移开时,只留下一个窟窿,而锁芯已经不知所踪。

  

  房门就这样被打开了。

  

  王迪呆愣在原地,嘴巴张大的能塞进一只鸡蛋,他万万没想到楚白所谓的特别开门技巧竟然是徒手拆门!

  

  “别愣着,快进来!”

  

  楚白回头看到王迪傻楞的模样,忍不住招呼了他一声。

   

  王迪一个机灵,如梦初醒,再也顾不得楚白的特异,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储藏室内。

  

  “阿琼!阿琼你怎么了!”

  

  连滚带爬的冲到墙边的王迪,一把将缩在墙边的黑影抱到怀里,直到这时,他才看清他心心念念的阿琼现在到底是一副怎样的凄惨模样。

  

  脸颊青一块紫一块没一块好肉,双目红肿如核桃,还有鲜血从眼角流出,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衣不蔽体,左手手掌更是血肉模糊,现在都还有鲜血从中缓缓流出,而就在这被鲜血浸透的掌心中,楚白隐隐看到了一抹金属光泽。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镶嵌在女子掌心皮肉之中!

  

  楚白眉头一跳,定睛看去,发现镶嵌在女子掌心血肉处的竟然一枚黑漆漆的钢钉!

  

  一枚钉穿掌心的钢钉!

  

  看其样式,竟然跟黄宣虎对他使用过的那些钢钉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这也是黄宣虎的杰作!

  

  黄宣虎!你竟然一个弱女子也用这种酷刑!畜生!畜生!

  

  楚白心中怒气狂涌!

  

  “阿琼!阿琼,你醒醒啊,我是王迪啊!我来救你了,你睁开眼看看我啊阿琼!”但是无论王迪怎么呼唤,女子依旧一动不动,仿佛永远离开了这个让她痛苦的世界。

  

  “阿琼!!”

  

  王迪再也忍不住,抱着恋人的身体大声痛哭起来,嘴里不断叫着恋人的名字,声音凄厉,如泣血杜鹃,其中蕴含的悲痛与绝望,即使是楚白这个外人都为之颤然。

  

  “黄宣虎!你真该死!!”

  

  楚白再也忍不住胸中的义愤,一口钢牙咬的咯咯作响,他低吼一声,发泄般的一拳锤在旁边的墙壁上,恨不得这面墙就是黄宣虎那个畜生。

  

  这样的场景实在触目惊心,即使楚白知道这个世界存在着许许多多罪恶的事、罪恶的人,但是第一次真正目睹这样的人间惨剧,楚白依旧感到心灵深处的震动,仿佛心是被谁一把攥住了一般。

  

  可恶!可恶!要是我没中黄宣虎的圈套,要是我能早点来,也许就能用灵素液把她救回来!要是我能早来几天,早点打死黄宣虎,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看着王迪怀中女子伤痕累累的身体,楚白不禁陷入深深的懊恼,他恨黄宣虎,也同样恨自己。

  

  就在这时,楚白忽然发现女子的干裂的嘴唇动了动,但正抱着女子痛哭的王迪未有查觉。

  

  还活着?

  

  “王迪!快放下!你女朋友好像还没死!”发现这个情况的楚白不禁大喜,立刻大吼一声。

  

  但王迪的心此刻已经死了,他根本没听清楚白在说什么,只是双目空洞的抱着怀中女友无声流泪,连哭都哭不出声了。

  

  楚白大急,他顾不得王迪体弱,直接上去就是两巴掌,然后一把抓过王迪的领口,大声吼道:“别哭了!你女朋友还没死!她还有救!”

  

  痛苦的刺激,终于唤醒了王迪混沌的意识,他呆呆看向楚白,双目无神的说道:“什么?”

  

  楚白看不下去了,他一把夺过王迪怀中女子,将她小心的平放在地上,手指摸上女子的颈动脉,一边大声:“你的阿琼还没死,再晚点就真的死了!”

  

  “还有救?”听到楚白的话,王迪精神瞬间一震,他顾不得其他,手脚并用的扑到躺在地上的女子身边,然后伸出手指,颤颤巍巍递到女子鼻下。

  

  仿佛是在接受最后审判的犯人。

  

  然后,他感受到了。

  

  一股吹拂在他指尖的气息。

  

  虽然若有若无,虽然微不可查,但是确实还有气!

  

  王迪激动了,他空洞无神的眼神中徒然涌现出一股希望,他一把抓住楚白的手臂,哀求道:“楚先生,求求您救救她,救救阿琼,只要您能救她,我当牛做马也愿意!”

  

  “少废话!虽然我也不是很懂急救,但是我看她呼吸微弱,心跳缓慢,可能是内外伤加失血过多造成,你先给她左手止血,然后给她做人工呼吸,人工呼吸会做吧?”楚白测着女子脉搏,头也不抬的问道。

  

  “会!会!我以前学过。”王迪连忙道。在他轻微的拉向其中的一个条带,

  他的目光忽然间就看到那边的空间都出现了一丝扭.曲,

  给他的感觉就像只要自己多使一些力气,这儿的空间都会被直接拉.爆。

  但是当他真如此的多用了力,仿若凡人折向精.铁表面,阻力实在太强。

  他本来就不想这个世界被自己摧毁,最好它越坚固越好。

  他走到窗台上,锅里青椒和切成小圈的红辣椒将瘦.肉.炒的滋.滋.直响。

  奇惠的侧脸上一点雀斑都没有,白.白.嫩.嫩.的,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特别贤惠的女.人,

  开着的窗台外就是一处屋后的小花园,

  他将三面窗户全都打开,从二楼这个角度就看到外面十几米高的满树都是茂盛枝叶的林子在大风中莎莎作响,

  隔着前方五十米外的那幢三十多层高的大楼和小区外一幢高新技术新楼,就看到远处的天空已经有变暗转.阴.的迹象,

  在那片天空靠中间的地方,一座盖建筑的脚.手架高悬百多米高的天空,凌风而立,

  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显示,

  ‘短时蓝色大风预.警,’

  的确如他所想,预示着一场大风暴即将来临。

  从三面窗户吹.到身.上的风毫无顾忌的带来了一股子的清.爽,

  沈杰这个时候又想起了之前在蜉迩院的经历,

  他一瞬间就变的特别喜欢现在这里的场景,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尽可能的珍惜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

  每时每刻那时光都那么柔.和的.滋.润.到他的身.上。

  “啊!”

  他借着这一阵吹.过来的风深呼.吸.了一.口,就感觉整个人的心情都变的特别的好。

  那边烧饭的女.人正将一小塑料袋的紫菜倒.入.锅中,

  “你倒是高兴的嘛!也不来帮忙,我快要忙.死.的了。”

  她说道。

  又只是给他一个背影在那儿忙着烧菜。

  一小锅的土豆牛腩和金汤酸菜鱼,锅下面的火正在烧的滋.滋.直响,

  两种不一样的香味.扑.鼻而来,

  “你上次在七莘路那家店里不是说这两种菜好吃.吗,我在网上买了好几家店才配齐了锅和菜,你好好尝一下看看怎么样。”

  她看着自己做.出来的两小锅的热菜,简直就像是自己亲手塑造出来的艺术品,此刻她正满怀期待的等着对面的人揭开它。

  他夹了一块土豆,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它被烧老了,

  “土豆烧的太久,有点像两顿重复用的。不过整体味道很不错。”

  他觉得就是烧的稀烂的汁液将整道菜里的辣味.融到了一起,

  又夹了一块没有刺的酸菜鱼,剃掉上面的花椒,

  他口中的滋.味本来就香的不得了,

  这两道菜结合到一起,已经满.足了他此刻对于人间佳肴能达到最美味的程度。

  “不错,你烧的也太好吃了。”他满脸笑容的对奇惠说道。

  奇惠听到他这么夸赞自己,心中自然是非常开心的,

  “其实也不花多少钱,以后我们都可以这样啊,我们到外面多吃几家,你觉得哪道菜好吃我就学着.做。”

  “那我不要.爽.死.啊。”

  他目光却依旧一副很平静的夹着酸菜鱼中的切成很小片的酸菜叶子,锅里浓郁的热汤在面前咕咕的响着,

  烧的眼前还有着热气腾腾的,

  “汤汁浇到饭上也很带味。”她说的时候,那被汁.液.裹成酱.色.的米饭刚送进口.中,

  其中的滋.味也只有此时在饿的很的女.人来说,是多么的丰盛而又美.味,

  沈杰从她的脸上已经不止一次的看到了略鼓着.嘴.满.足的表情,

  ‘你这是想好好过.日子。’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她此刻的心理状态,

  但是沈杰总觉得如果把这样的一顿美味和自己真正的女.人一起品.尝那更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对奇惠说道:“我今天晚上要连夜去北市,明天一大早就要课题申报答辩。”

  他愿意跟她详细的说上一句,

  “你怎么不早说,几点的车?”

  她有些不能置信,但是依旧一如既往的顺着他的事业。

  “我马上就走。”他看着这两盘已经所剩不多的菜肴,明明小盘,挺浅的,他现在已经有了吃.饱、也吃.的很舒.服的感觉,

  从心里上来说,他甚至能够在这么短暂的一场晚餐中忘记了那个让他灾难深.重的蜉迩院。

  ...

“明天不是星期六吗?我想去苏市的那家面馆再去.吃.一顿,你没吃.过你不知道,那味道就跟我之前说的,跟我小时候吃.的那一家一模一样。你能不能开.车.带我去啊?”

  齐惠在黑暗中看到沈杰的眼睛还是睁.开.的,立即便把白天一直想跟他说,却忘了说的想法提了出来,

  对于已经熟悉这样黑暗的环境的沈杰来说,

  他从她的脸上明显看到了期待,

  那表情很容易就看出来她这个意愿非常的强.烈,

  “我今天有研究要.做,没有时间。”他说道,

  像往常一样,他对她并没有多想理她的意思,齐惠早就习惯了。

  “这样啊,那就算了。”齐惠有些失落。

  她侧过来把.腿.翘.过来,被沈杰一把就推了过去,

  “干.嘛你,我白天没对你不好吧。”

  她明显脸色也不像刚刚那么好,心里那是一个气啊。

  “我白天做研究太累了,我想好好静一下。你懂不懂,大脑快.炸.了。”他皱着眉头,依旧看着前方的大衣柜。

  刚刚那么一会儿短暂打.破的宁静就这样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第二天一大早,这个.女.人又像往常一样,七点十八之前打.扮的漂.漂.亮.亮就要离开,

  在沈杰的印象里,她不是一个喜欢.耐.床.的人,

  在他不在家的时候,经常把家里拾犊的整整齐齐的,还能烧上一手好菜,

  多么‘贤.惠’的.女.人!

  “我先出去玩.了,你一天做.科.研.做.的顺顺利利的。”

  齐惠对着正靠在.床.上闭着目光的沈杰笑道,

  她鹅.蛋.形的脸.蛋笑起来比往常看起来还要漂亮几分,

  配上她.丰.满.的身.材,要真是自己的.女.人,是个.男.人都会觉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去吧,玩.的开.心。”沈杰对她笑道。

  “沈杰,你真.帅。”

  她笑道,目光里还真有些.女.人的柔.情.在里面,然后便轻轻的带上了门,

  沈杰能看得出来她应该很.爱.她面.前的.男.人,

  “妖.精。”他心里冷笑道,

  在蜉迩院那种人间.地.狱.呆.过之后,他一狠.起来,她再怎么.柔.情.都没用,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能让人到中年的卢氪松惊讶,那眼前的这一幕,可真所谓活久见。

  你见过有人拿电锯锯木头……

  不是,锯头发的吗?

  那一串串火星,看的卢氪松头皮发麻。

  虽说当他转变能量核心的时候,也无惧这把电锯。甚至还能在电锯上起舞。

  可架不住现在的场景。

  一个人……

  哦,不对。

  卢氪松觉得自己高估人这个范畴了。

  一个不是人的牲口,在全身放缓,解除源能保护下,需要电锯才能剪断头发。

 ......

小仙女怒道:跟你走,你是什么能长手一编?邻有染变者,善说霍无病和王猛也跳了过去。船头,刀光如云炼,居然又占了上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老子就不解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溺水的玳瑁

没蓝条怎么玩

溺水的玳瑁

觉笑

溺水的玳瑁

刘狗.

溺水的玳瑁

野山黑猪

溺水的玳瑁

花开时

溺水的玳瑁

二一二一二